本篇文章是我高三的时候部分随笔、诗歌以及瞎写的收录集,短短一年却是代表了我整个高中时代的状态,三年高中给我的人生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,是我不愿再提起我的一个时期之一,在这个难以启齿的岁月月里,或许只有文字才能带给我些许慰藉。

《三年》

16/9/10
忆初
当我执笔,我已经在这个世上度过了十八载春秋。小时候的无拘无束如云烟消失在天际。总角时伙伴的欢闹,父亲的教诲,历历在目。即使许多不如意,但我的童年却是真实而深刻的。
如今,世俗的苦海已湮没了隽永的记忆,岁月的藩篱阻碍了欢乐的年华。当小孩子的我翘首长大的自由时,长大的我却再也不能回首亲历童年的无欺。岁月给了我一双翅膀,让我飞出了父亲的庇护,却飞不出世俗的高墙。
每当我回想童年时,那一幅幅熟悉而又陌生的画面跃然于我面前,我能清晰的看见那童真的笑颜,而我此刻已泪流满面。
——仅以此怀念我那逝去的童年

16/9/11
辍笔立志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 这是文人骚客一生的追求。读书行路不是目的,而是陶冶情操的手段,精神境界高了,执笔也就游刃有余了。
古者襁褓垂髫与父母游,总角游江左,束发游江表,弱冠遍中原,而立登泰山,不惑走胡天,知天命周四海,耳顺望月归,古稀与孙道,耄耋养天年,鲐背卧床榻,期颐思一生。
无奈理想很美,但作为即将弱冠的我,需要面对应试教育的桎梏,读书出游便无时间可谈,甚至多看、多写一点与学习无关的东西都是罪过。今天我拿出时间写下这些文字,意在表示在以后的一年内我将很少读课外书和写文了。朔风就此辍笔270天。

16/10/9
走神赋
立嵯峨之高楼兮,俯膝下之风光。
转颈项之对镜兮,视吾面之微黄。
谈风声于宇内兮,闻心内之所慌。
精学业之无扰兮,沐朔风之苍凉。
日参省而悟身兮,为百犬之吠狂。
恃才学而不放兮,恨大志已成殇。
苦心神而砺身兮,齐日月之晖光。
尝博学而切问兮,亦题名之金榜

16/11/14

深秋病榻望月有感
微风月色凉,病榻梦春阳。
露浸故人发,润留枯草香。
风吹踽独行,月照影成双。
常念故人在,相思鬓染霜。

17/4/2
凉风瑟瑟,落黄满地。已经是深秋了。捡破烂的老头蹲在胡同尽头的垃圾桶旁,从破烂而打着补丁的裤子的衣袋里掏出几张带褶皱的百元纸币,还有一张发黄了的年代久远的老照片——那是一个襁褓中的男孩子。

捡破烂的老头居住在胡同口的一间上个世纪建成的石屋中,石屋窄小而阴暗,却不失整洁。石屋后是老头亲自修的菜园,菜园里几乎什么菜都有,在这季节也大都成熟了。老头经常自己摘蔬菜送给街坊邻居,其中送给他斜对门那家的蔬菜最多,质量也最好。

斜对门那家富丽堂皇的屋子与老头的石屋形成了鲜明对比。那户人家姓李,是村中数一数二的“有钱人”,还有一个十五六岁上初中的男孩,小名叫佩佩。李姓一家对老头很好,经常邀请老头到家中吃饭,老头每次都会答应,但他滴酒不沾,粒饭不食。佩佩也很喜欢这个满手老茧,两鬓斑白的老头。每次老头来到家中,佩佩总是高兴的大叫:“老头来咯,老头又来咯。”他乐此不疲,老头也笑逐颜开。

老头家的那块菜地也早就成了佩佩的“游乐园”,他在菜地里玩耍,老头就坐在石屋后门的台阶上看着他笑。一次,佩佩来老头家玩,老头摸着他的头对他说:“佩啊,我这还有三百块钱,拿去买糖吃吧。”佩佩五次三番的推辞,但老头盛情难却,无奈只好手下。“别和你爸妈说啊。”老头嘱咐道。佩佩点了点头,看了看老头。“谢谢你,老头。”然后转身跑开。剩老头一人呆在原地,眼睛里流出了不知是开心,还是悲伤的液体。

佩佩得病了,老头在给他钱之前就被李姓人告知——心脏病晚期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除了进行心脏移植只能等死。可哪有多余的心脏可以换呢,更不要说可以配对的心脏了,真是沧海一粟。

老头来到李姓家中,对李姓夫妇说:“佩佩的心脏,换我的吧!”李姓夫妇不知所言,老头就转身离开。

准备工作都好了,这一天终于到了。

佩佩的病好了,可佩佩从始至终也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,更何谈心脏移植。老头的心已经到了佩佩的身上,一想到他的灵魂也会和佩佩永远在一起,老头就知足了。
佩佩出院后,他们一家人搬到了城市,佩佩也会偶尔问老头现在在哪里,他的父亲会摸着他的头笑着对他说“在你心里。”
——语文周测作文

17/3/21

无言
快活啊快活,
沉醉在憔悴的疯魔。
点燃,明灭,
炫赫门寄托了寂寞,
十二钗放纵了欲火,
利群在喉咙里翩跹,
红方印在肺里踯躅。
为她折柳,
为她着魔,
为她无期,
为她婀娜,
为她在雪中起舞,
为她在雨里滂沱。

16/11/8

床头的钟表一直在走着,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钟。宿舍里已经想起了睡者的鼾声,二三人还抱着手机,点着屏幕——他们可能得到12点才睡。

冬天已经来了,然而宿舍里还没有供暖,尽管我蜷缩在厚厚的被窝里,我亦感觉刻骨的寒冷,这种冷并不是躯体之冷,而是心冷。

天性中的敏感注定使我对活着的感觉更加切肤。过眼云烟的往事还是那么的熟稔,而故人与我却早已天各一方,我试图遗忘那些痛苦的回忆,然而命运并不是仁慈的,它们长留于我心中,挥之不去。

往事不可忆,当下复来苦。渐渐的,渐渐的,当我发现这个世界不是我想看到的模样时,当我发现“可与语人无二三”时,当我深陷俗人圈时,当我面对浮躁的社会和庸俗的小人摇头叹息时,我开始变得冷漠,变得无情,这种冷漠,这种无情,并非尔等之辈可以理解,你们只会嘲笑我格格不入,谁知,此圈何以入?

罢了,罢了。寂寞的夜,守着窗,无言。
也许没人会看,也希望没人看。

16/11/9
【随笔】且喜且泣——浅谈《文化苦旅·中国之旅》

‘初读秋雨之书,涉猎未深,浅谈其文,鄙陋之见,若引异议,恕晚辈无知。

中国何其幸运!文化何其幸运!中国文化何其幸运!
正如作者所言:“文化苦旅并非旅途之苦,而是文化的发展历程之苦”。中华文化虽博大精深,中国文人虽功绩显赫,但历史上从不缺少对文化的破坏和对文人的攻击,对于后者,余秋雨选择的是沉默,他并不惧怕什么,他只是静观其变。对于后者,他用行动去挽留,去拯救。并且用文字将他们刻于历史之丰碑。

于是他叩经问史,朝山谒水,领会家乡山河的魅力,拜水都江堰,问道青城山,于道士塔和莫高窟斥责外人的文化掠夺与破坏,穿越茫茫沙原寻找隐泉,踏阳关之雪一探人生,在古代思想文化的集聚地——喀什感受文化的礼尚往来,在废井旁、冷眼下沉思文明的褶曲,叹杭州之美,悲黄州突围,在承德避暑山庄的背影下感叹王朝的没落,在宁古塔与终身陷于囹圄 的文人感同身受,抱愧于山西商人的兴衰,赞叹天一阁的文化见证。他完成了考察,对于文化,他无憾,对于历史,他无憾。

这是余秋雨嗯中国之旅,也是他对中华文化的继承发扬和挽救之旅。由于文化发展之苦,所以成型的文化需要有人站出来维护,用文化的方式去维护文化,显然,余秋雨是先行者。

且思且忆,且喜且泣。

16/12/5
有些日子没有提笔属文了,因为高三课业繁重和心里负担,既无提笔的冲动,又无创作的灵感,这种看似奢侈的举动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日复一日地生活在僵化的模式下,刷题刷到手抽筋的教室,吃腻了的食堂,睡不醒的宿舍,终日终月终年的“三点一线”,还有一百八十多天的煎熬才能结束,然而一百八十多天过后,是否真如沈翳所言的“春暖花开”?在以后无数个阒静无比的黑夜,我的一次次伏案是否会有回报?“大雨也要熬成晴朗”歌词式的预言是否能成真?

现在的我,现在十八岁的十字路口上,为何如此迷茫?曾经的岁月辉煌,何以落寞沧桑?时光微凉,被覆以风霜,“伊人”梦想,又在何方?这峥嵘的往昔,不免令人神伤。

翻着《被窝是青春的坟墓》,再读的感受让我与七堇年产生了共鸣,十八岁的七堇年,又是有一个怎样的高三?我仿佛进入了她的故事之中,聆听着她内心最深处的独白和无形的谆谆教诲。
2016年12月5日
距高考184天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25th, 2020 at 11:18 am
卑微小陈,在线乞讨。